您所在位置: 主页 > 江苏 > 教育专区 > 初中教育 >

杨廷和和王守仁之间有哪些矛盾?他们分别是怎样的人?

初中教育 来源:未知 编辑:楠哥 2019-09-09 14:14:42 浏览:

  杨廷和与王守仁两个人都是同一个时期有头有脸、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两个人同朝为官。廷和权倾朝野,长期把持朝廷大政;王守仁别号王阳明,是名列圣人,开创心学、并屡建奇功。王守仁作为心学圣者,足智多谋、知进退。而杨廷和刚直秉直,勤勉善政。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两个人的矛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学术思想的冲突、派系之间的斗争、还有政见之间的不同。

杨廷和王守仁之间有哪些矛盾?他们分别是怎样的人?

  学术思想对立冲突

  有明一朝,理学一直占据统治地位,大臣官吏多是朱熹的徒子徒孙,杨廷和就是理学坚定的信仰者和践行者,而且是理学派的代表(不能说他是领袖,因为历代皇帝也都是视理学为正统)。

  心学可溯源于二程学说,发展到明代中晚期,王阳明也就是王守仁提出了诸多鲜明观点和理论,形成“阳明心学”,与以儒家正统自称的理学分庭抗礼,对理学进行批判。例如,理学强调“存天理、灭人欲”,而心学主张“心即理”,“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从而不但把人欲和情欲从与“天理"的对立之中解放了出来,也将普通百姓纳入追求学问的范畴,而理学仅限于士大夫阶层。又如,理学强调“格物致知",认为人的道德品质会随着知识的增长而提高,而阳明心学主张“知行合一”“致良知”,认为光有知识是不行的,必须以提高修养为目的,坚持把知识运用于实践活动。就像一个人只知道孝顺的概念是不行的,只有付诸行动好好善待父母才是孝顺的真正意义。

  因此,实际上心学是对理学的挑战,由于心学大大拓宽了受众人群,王阳明的心学一经问世便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众多的学子为之折服,纷纷投在王阳明门下,许多的理学之士也改旗易帜转投心学,在老百姓之中更是受到普遍欢迎。

  面对心学对理学神坛地位的批判和挑战,杨廷和身为朝廷宰辅,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了愈加严重的压力和威胁,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在杨廷和的鼓动和支持下,一干理学大臣联合起来,共同抵制他们眼中的异端邪说一一心学以及它的开创者和信奉者,王阳明自然就成了他们眼中的首恶。杨廷和与他的儿子都曾指名道姓地公开对王阳明心学指责和辱没,在政事之中更是寻遍各种理由对王阳明及其心学进行打击。

  派系争斗势同水火

  兵部尚书王琼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属于两支不同派系,而且是生死对立的关系。

  王阳明的伯乐就是王琼。王阳明才干得以赏识并建功立业擢进仕途,都离不开王琼。之前,王琼对王阳明只闻其才、但加赏识,却从未谋面。直到正德十一年江西多地盗贼蜂起,王琼大胆启用素未谋面的王阳明,举荐他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等地,只用了两年时间便将江西、福建、广东交汇之处为害几十年的匪患彻底荡平,其用兵之“诡异”“狡诈”,被土匪和当地老百姓称之为“神”。正德十四年,宁王朱辰濠举兵谋反,广受宁王贿赂的朝中大臣惊慌失措,乱作一团,倒是未受贿赂的王琼十分镇静,调兵遣将,指挥若定,最关键的是他信任并重用王阳明。王阳明率师在鄱阳湖大败叛军,于赣江下游樵舍港生擒宸濠,一举平定叛乱。王阳明奏书归功王琼,而只字不提内阁;内阁遍论功绩,却只字不提王琼。对此,王阳明拒受封赏,在《辞封爵疏》说:“王尚书未蒙显褒,而臣独冒膺重赏,是掩人之善矣”。这是王阳明与杨廷和的一次公开直接交手。

  但是,《武宗实录》的首任总裁杨廷和,却将王阳明南昌平叛写成大肆屠城。说王阳明以首级论军功,部队是乌合之众,其中还有不少的土匪,这些人攻入南昌城后,趁夜色滥杀无辜,很多居民被杀死在床,甚至被灭门,冒领军功,等到天亮,王阳明入城时,已经死了几万居民。好在后有《明史》据实而录了王阳明的严明军纪和实际战况,不然王阳明的“屠夫”之名恐怕永垂青史了。

  政见不同不相为谋

  至今所有史料均没有查到有王阳明致杨廷和的书信,做为曾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和长期担任内阁首辅的朝中重臣来说是极不正常的事,只能说明一点:王阳明不屑与杨廷和为谋。

  除了学术和派系不同,他们二人之间也存在政见不合。

  首先,宦官刘瑾专权期间,杨廷和做为内阁大学士委曲求全,不敢与之斗争,处理政务能避则避,只是“稍作补救”。而王阳明在刘瑾逮捕南京给事中御史戴铣等二十余人时,不顾个人安危,仗义上疏责奸救忠,触怒刘瑾,被杖四十,谪贬贵州龙场驿栈驿丞。刘瑾还派杀手途中刼杀,幸亏王阳明假装落水而死逃得一命。当然,杨廷和之所以委曲求全,也可能是他的政治手段或策略,为他日后寻机铲除刘瑾保存实力。

  其次,武宗驾崩,杨廷和扶持武宗堂弟藩王朱厚照继位,是为明世宗。随即便诬陷王琼“结交内待”下狱,后被流放。明世宗想追封自己的父亲为皇考以尽孝道,但杨廷和等以不合礼仪,坚持反对。心学一派进士张璁、侍郎王瓒进言“世宗继承皇位而非后裔”,被杨廷和贬谪。明世宗想召支持他想法的王阳明进宫入阁,杨廷和担心王阳明对自己构战危胁,以国丧未竟不宜封进为由阻拦,使王阳明使去了进朝入阁的机会。

  再次,宁王朱宸濠造反之前已露端倪,一方面他大肆贿赂朝中大臣,除了王阳明的恩人王琼拒不接受以外,大多朝臣都受其恩惠,加上宁王的其它表现,坊间一度流传宁王要造反的传言。然而杨廷和却似乎没有任何察觉,不但没有引起警惕和做出防范,而且居然也接受了宁王的重金贿赂。另一方面,宁王在南昌也积极收买和拉拢地方官员,王阳明自然也是他拉拢的对象。但王阳明机敏地意识到此中有玄机,便命学生冀元亨应邀前去,以讲学之名暗谕宁王晓以君臣大义,消除谋逆之心。“初,予尝使门人冀元亨者因讲学说濠以君臣大义,或格其奸”。冀元亨回来后告诉王阳明“濠必反,先生宜早计。”王阳明遂借口平寇,疏请“提督军务”大权,“意在濠也”。兵部尚书王琼极力请求赋权于王,不久朱宸濠果然举兵反叛,朝臣皆骇,唯王琼胸有成竹:“王守仁据上游,蹑濠后,擒濠必守仁。”王阳明早有准备,数施计谋便使朱宸濠束手就擒。然而,此前讲学之举被人诬陷王阳明为通贼,不排除是杨廷和的主意,将冀元享严刑逼供,屈死下狱。王阳明终因证据不足而脱身,但名誉受损。

  杨廷和与王阳明都是明朝中晚期挽救大明颓局的栋梁之才,均不能以好坏论之,但二人因学术思想、派系政见的不同引发的争斗无疑不利于明朝的稳定。“大礼仪"之争虽以明世宗取胜、杨廷和贬为平民告终,但为之后的党争埋下了隐患,这也是王阳明始终没有上书明确表态支持明世宗的原因。在这一方面,王阳明确有先见之明,不愧有明“圣人”之称。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秦学团队整理编辑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热门课程

  • 秦学在线|高一英语预科班|线上一对一辅导

    立即报名
  • 秦学教育新高一物理|新高一物理一对一辅导|暑期预科班

    立即报名
  • 初三物理辅导_初三物理暑期预科班_物理一对一

    立即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