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主页 > 江苏 > 教育专区 > 初中教育 >

《琵琶行》白居易和琵琶女有关系吗?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吗?

初中教育 来源:未知 编辑:楠哥 2019-09-09 14:43:39 浏览:

  《琵琶行》诗人白居易的代表作之一,主要写的是琵琶女漂泊流离谋生的状态,这里因为作者觉得自己跟琵琶女相同身世,所以有感而发,写下这首流传万世《琵琶行》。因为这首诗写的感情尤为真挚、相当动人。所以大家很是好奇白居易是否跟这位琵琶女有什么关系,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后世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猜测大胆,这里为你们讲述一个白居易和琵琶女的曲折爱情故事的版本。

《琵琶行》白居易和琵琶女有关系吗?他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吗?

  红颜知己,私定终身。

  唐朝宪宗年间,吏部待郎白居易,与翰林院编修刘禹锡、孟浩然平素交好,经常一起出游饮乐、诗文吟酬。一天,春和景明,暖风熏人,公廨里既闷又燥,于是三人相约逛街取乐。行至一家教坊司,白居易被里面传来的优美琵琶声吸引,停下了脚步,聆听出神。刘禹锡素知白居易雅好风流,便撺掇上楼饮酒听曲。白居易假意推辞一番,便和他们直奔琵琶声而去。

  弹琵琶的是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见三位气宇轩昂便知不是普通人,连忙起身让座。刘禹锡和孟浩然知趣地在远处落座,让白居易紧挨女子坐下。白居易早已被这位女子的花容月貌和落落大方所迷,哪里还顾得理会二位好友坐在何处,只慌得和女子客气寒喧了。

  言谈之间,白居易得知女子名叫裴兴奴,是教坊老板的女儿,自幼熟习琴棋书画,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兴奴不但天生丽质,而且言谈文雅、举止有度,让白居易一见如故。当兴奴得知面前这位书生打扮的年轻帅哥就是风流才子白居易时,本来已经暗动的春心马上就倾了出来,泼了白居易一身爱慕之意。两人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地呢哝了半天,才想起身后还有二位好友呢,赶紧起身介绍。刘禹锡和孟浩然早就看到了他们的郎情妾意,便相视一笑,故意装作没发觉什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兴奴母亲得知三位大学士光临,忙不迭地准备了嘉肴美酒,三人一边饮酒一边听玉奴弹奏琵琶,兴致浓处,每人都为兴奴和教坊写了几首诗,令兴奴一家激动不已。

  此后,白居易便成了教坊常客,听琴吟诗、对奕作画,一来二去,两人感情日深,如胶如漆。

  然而好景不长。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同时遇刺但仅头部受伤的裴度代任宰相,唐宪宗采纳裴度主张削蕃集权,重振皇威。而白居易看到武相案迟迟没有进展,就上书严缉凶手。结果被嫉妒白居易才华的同僚弹劾他越职言事,并说他华而不实,只知吟诗弄文,还把他和刘禹锡在教坊做的诗拿出来,别有用心地指责他不但浪荡无品,而且以白居易母亲因赏花落井而亡一事,诬陷白居易不忠不孝,整日混迹教坊,诗中多有“花”“井”之句。唐宪宗此时踌躇满志削蕃建功,无奈大臣多尚浮华,尤以诗文酒乐耽误政事,心中正为大臣不肯尽职担责而恼怒。这样一来等于把白居易顶在了枪口上,成了儆猴的鸡。果然,唐宪宗一道圣旨将白居易贬为江州司马,牵连刘禹锡被贬为播州司马、柳宗元被贬为柳州司马,侥幸了孟浩然,坑了柳宗元。

  白居易赴任之前,到教坊与裴兴奴告别,一番酒曲,一番泪语,裴妈的白眼没有给白居易多少伤感,而兴奴泪如雨人的娇弱身躯令白居易痛心不已。兴奴发誓今生非白居易不嫁,白居易也表示,等一回来便迎娶裴兴奴,二人交换信物,定下终身。

  奸商歹计,骗买兴奴。

  自从白居易远赴江州,半年多来裴兴奴便妆不化头不梳,闭门不出,不论达官贵人、豪商巨贾概不应酬。一日,一个富甲一方的浮梁茶商刘一郎慕名求见,出手千两白银。裴妈一见钱眼都直了,兴奴这么多天不见客人,教坊收入损失了不少,如果说以前客人拿不出这么多钱,裴妈也就强忍了,毕竟她还要依靠玉奴这棵摇钱树,但现在亮铮铮的一堆银子在她眼前晃悠,裴妈再也忍不得了。

  裴妈再三劝说兴奴,兴奴坚决不见。裴妈一气直下破口大骂:我好吃好喝供你吃供你穿,花钱教你学艺,养你这么大花了我多少银子,就为了一个穷司马,你就成了白眼狼了,你不见就把花我的银子吐出来。

  兴奴伤心地说:我知道你没把我当女儿,直把我当成摇钱的树,你算算这几年我为你赚了几倍的钱,再不然我以死偿还总可以吧!

  裴妈吓坏了,赶紧说:使不得,使不得,妈妈只是一说,你可别做傻事。随即裴妈偷偷把唾液往眼眶抹了抹,装做痛哭流涕的样子,边干嚎边诉说,家里日子多么难过,再不挣点钱教坊都要关门了,到时候要饭都没地方去,只不过是见上一面,你就看在妈养你这么多年的面子上答应了吧。玉奴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勉强点了点头。

  刘一郎见到裴兴奴那一刻,便被她的娇容震惊了,以前的几房妻妾他自认为也算得上花容月貌,可跟玉奴一比,简直一个个都不是东西了。不由自主地,刘一郎的手便伸了过去,玉奴一巴掌打开,正色厉声道:请放尊重些,妈妈说只见一面我才答应的,若不然你现在就滚!刘一郎尴尬地撤回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见兴奴冷冰冰的不愿答理,便不甘心地回去了。

  刘一郎回到客栈就像丢了魂似的,满脑子都是玉奴,赶都赶不走。第二天刘一郎便带了一千两金子直接找到了裴妈,把金子往桌上一摆说:裴妈妈,兴奴我是娶定了,如果嫌少,您老说个数,我再加。

  裴妈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金子,光灿灿地一下子把她惊懵了,好一阵子才还过神来。转而沮丧地说,不是我不愿意,可是我那孩儿自从白居易被贬到江州后,不管谁连面都不见了,她是非白居易不嫁。上次是我软磨硬泡才答应见您一面的,您要娶她,难上加难呐!说话时,裴妈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金子。

  刘一郎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没见过呀,作为奸商,没点歪心眼哪能赚下诺大家业啊!

  刘一郎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裴妈妈,不然这样,我找人写一封假书信送来,就说白居易死了,让兴奴死了心,再提亲如何?

  嗯,这个主意好,好,好,就这么办吧。裴妈听了也认为是个好主意,她早就讨厌那个白司马了,写一手好诗文能换几个钱,当个京官还给贬到荒凉之地了,能有多大出息!看看人家刘一郎出手阔气,家大业大,攀上刘家还怕不荣华富贵吗?

  刘一郎授意下去,不一会儿一个差役模样的人便拿着一封书信找上教坊来了。来人见到裴妈说是白司马派她给裴兴奴送信的,裴妈把兴奴喊出来,假惺惺地问差役白司马一向可好?那差役煞有其词地说,白司马前些日子染了重症,写了这封信让小的送给京师教坊裴兴奴,谁知就死了,小的走了半个多月才赶到京师。

  裴兴奴一听眼前一黑,说道:怎么可能,拿来我看!差役递过书信,兴奴一把抢过来,颤抖着打开书信。书信大意是,自别后日夜思念兴奴小娘子,本想回京之日践履婚约,不料患上重疾,医治无效,恐将死别,专门派人送信,不要伤心难过,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望你另择良缘,过好人生。

  犹如晴天一声霹雳,裴兴奴满脸震惊,浑身战栗,信未读完便已泪雨涟涟,她感觉自己就像风雨之夜茫茫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无依无靠,无着无落,没有方向,也没有未来,随时都会被风暴掀翻、被海水吞没。

  裴妈有些心虚地劝说道:女儿啊,人都死了,伤心也没用,再说了一个小司马不值得你这么难过,我的女儿长得这么俊俏,什么样的好人儿找不到哇?你说巧不巧,前一个时辰,上次见你的那个富商刘二郎还来求亲来着,我看你不愿意就把他打发了,我看你还是嫁给他吧,跟了他金银财宝、山珍海味有你享不尽的福哩!

  此时的兴奴已经成了没有意识的木偶,她知道妈妈一直想把她卖个高价钱,这个家早晚不属于她,白郎死了,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怎么样都已无所谓了。兴奴面无表情地说:让我为白郎烧满七天纸守满七天孝,把我卖给谁都行!

  琵琶续缘,皇恩赐婚

  一年后。

  廉访使元稹奉旨察访民风,途经江州。一别两年,元稹和白居易一样都思念着对方,因此元稹早先派人告知了白居易,白居易也早早地准备好了宴席。故友相见免不了一番热面唏嘘,元稹也不客气,让白居易把酒宴搬到他的船上,两人临江赏景,一醉方休。

  浔阳江上,夕阳将尽,暮色正起,一轮明月当空,万顷苍波横野。客船之上,佳肴杂陈,美酒飘香,元微之和白乐天两位大诗人把盏对饮,畅叙幽情,其乐开怀。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曲琵琶声,来自一艘商船,曲声悲切凄美,哀怨忧伤,似蕴无边心事,如含深切思念。弹拨翻转勾起白居易无限遐思,两年的困顿漂泊,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京师;两年的天各一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和兴奴团聚。

  看到白居易有些出神,元稹笑道:白兄既然对这琵琶声这么感兴趣,不妨即兴赋诗一首如何?

  好啊,正有此意。白居易凝思片刻,把自己的困窘揉入琵琶女的身世,触感生情,注入笔端,洋洋洒洒,未几而就。

  白居易又沉浸于琵琶曲中,陷入对兴奴的思念,熟悉的弹法和节奏几度使他认为弹奏者就是他日夜思念的兴奴,但一想到这是在三千里之外的江州,每每都被自己以神经质给一笑否定了。

  乐天啊,干脆移舟过去,饮酒听曲赏美女,岂不快哉!元稹看白居易入了迷,便提议道。

  好啊!船家,把船划过去,我们听曲去,免得微之老是取笑于我,哈哈哈。此举正合白居易之意。

  船越来越近,灯光下琵琶女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白居易揉了揉眼睛,怎么这么像兴奴?

  船靠拢了,白居易更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那身形眉脸,分明就是兴奴!

  白居易迫不及待地跳上商船直奔琵琶女。顿时,四目相对都惊呆了。玉奴,怎么是你,你怎么来到江州了?白居易迫切地问道。

  江州?原来这里是江州,那你一定是鬼了!我知道你客死江州心不甘,你可知道我无时不刻思念你……。兴奴并没有多少害怕,反倒很惊喜,但还是后退了几步,她认定他看到的是鬼,他的白居易即便死了也还在想念她,这让她有些欢喜。

  兴奴,你在说什么?你躲什么?我怎么是鬼?我是乐天啊!白居易不明白怎么回事。

  兴奴又往后退了几步寻望过去,他看到了白居易灯光下的影子,听人说鬼是没有影子的,那他真的是我的乐天,他还活着?

  乐天!你还活着?!

  兴奴,你是怎么了,我一直活得好好的啊!

  兴奴终于相信他是活着的白居易,激动地扑到白居易怀里,嘤嘤泣泣地诉说对他的思念和自己的悲惨经历。原来兴奴被骗卖身于刘一郎之后,一直冷落于他,而对白居易痴心不改。慢慢地刘一郎厌烦了,开始虐待她并把她当作乐伎看待,随刘一郎来到这里,兴奴并不知道这里就是江州,刘一郎上岸谈生意去了,她便在船上弹琴抒发对白居易的思念,没想到真的和白居易相遇了。

  白居易这才知道这一切,知道兴奴的苦,两人相拥抽泣。元稹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他对他们的遭遇很是同情,对刘一郎的行径极为愤慨,也被他们的真情深深感动。他决心让两人破境重圆。

  乐天、玉奴,你们放心,我这次回京一定秉明圣上,惩治奸商,让你们夫妻团圆。元稹激动地说。

  一个月后。京师。朝堂。

  唐宪宗听完元稹的述职,又听元稹讲起白居易和兴奴的爱情故事,唐宪宗也被感动了,下旨查办奸商,宣白居易回京复职,赐白居易和兴奴择日完婚。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就是白居易和琵琶女的圆满传说,既然是传说,那就不是真的。可心里总是宁愿这是真的,而不是传说。《琵琶行》这首诗为我们留下的想象空间很多,令人感慨万千。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秦学团队整理编辑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热门课程

  • 秦学在线|高一英语预科班|线上一对一辅导

    立即报名
  • 秦学教育新高一物理|新高一物理一对一辅导|暑期预科班

    立即报名
  • 初三物理辅导_初三物理暑期预科班_物理一对一

    立即报名